本月杂志

2024年第3期
欢迎订购
邮发代号 36-104
图书邮购
邮购热线:0371-63937245
2021年3月下期

外交伦理视角下中国抗疫对外援助问题研究/徐九仙

来源:领导科学网,领导科学杂志社唯一网站 作者:徐九仙 日期:2021-04-25 11:00:21
并不必然导致道义目标更高,同理,追求的道义目标更高并不必然导致道德实力的增长。合理有效的外交行为需要在这个双轴坐标体系中将两方面的因素综合加以考虑,对角线关系是一种可行的外交伦理定位,E是外交道义目标与国家实力的相对的均衡点(见图1)。纵向的道德坐标,是支配外交行为的理想目标和价值追求,这一价值追求的目标是人类最根本、最终极的关怀,可以是全球伦理所提倡的基本共识的底线伦理,也可以是“以德行仁”的更高道德自律和要求。横向的坐标是国家实力和能力,包括经济实力、军事实力、文化实力等。有效的外交行为应该在这个双轴坐标体系中寻求平衡。只关心道德价值目标而不具备相应的能力,无疑是一种自我放弃和乌托邦的空想;只关心实力而不考虑道德影响力,最后终将在道义上失去人心。
  中国抗疫对外援助,在国家实力与道义目标相互关系中寻求平衡,道义目标与国家实力相匹配,是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下,“强实力、强道义”的外交伦理的一次实践。随着中国国家实力的增强,一方面,我们受到的压力和排挤越来越大;另一方面,国际社会对中国的期待也越来越高。正如塞尔维亚总统在向中国发出求助时说:“欧洲国家的团结是不存在的,是写在纸上的,不过是童话罢了。我们对在困境中能唯一提供帮助的人期望很高,那就是中国。”因此,我们要更明确地提出我们的道义目标,以负责任的国际形象参与到国际事务中去,体现中国的大国责任与担当。
  (三)中国抗疫对外援助中的道义与利益契合原则
  如果说道义目标与国家实力的关系是外交伦理的内在道德逻辑和道德合法性的来源之一,那么道义目标和国家利益的关系则更好地界定了一国外交道义目标的合理性和道义目标的有限限度。一方面,国家利益是一国外交政策的出发点,具有无可替代的重要性。“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无论国家之间或个人之间,利益的一致是最可靠的结合”[3]。另一方面,道义目标在外交政策中的重要性也不容忽视,既可维护和促进国家利益,亦可破坏和损害国家利益。
  如图2所示,一国的外交伦理定位除了要在国家实力与道义目标的双轴坐标体系中进行综合考量,同时也要在国家利益与道义目标的双轴坐标体系中达到一个均衡。道义目标和国家利益既相互独立又相互影响。在OE这个范围内,道义目标与国家利益成正比,即一国外交道义追求的目标越大,越能够促进一国的国家利益。但当道义目标超越了某个均衡点时,在MC这个范围内,追求的道义目标越大,国家利益并不必然越大,而是朝相反的方向发展。可见,一国外交政策中道义目标的理性定位应依据国家利益。这一点从道德本身的现实属性和利益属性也得到进一步的印证,外交道德在一定程度上是固化的外交经验的总结。
  从道德合理性角度来分析,有利于我们理解我们中国抗疫对外援助的最新外交实践。中国抗疫对外援助既追求一定的道义目标,同时也符合中国国家利益。首先,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蔓延,整个世界包括西方国家抗疫物资都出现了大幅度的紧缺。中国有全球最强大的制造能力,可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助那些向中国请求救援以及需要支援的国家和地区。其次,在经济相互依存的今天,疫情不仅重创了中国国内正常的经济生产秩序,也重创了我
[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