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杂志

2022年第9期
欢迎订购
邮发代号 36-104
图书邮购
邮购热线:0371-63937245
2021年10月下期

基层党组织嵌入的乡村社会治理分析/毛高杰

来源:领导科学网,领导科学杂志社唯一网站 作者:毛高杰 日期:2021-11-18 08:57:54

   【摘  要】基层党组织嵌入乡村社会的基础是:现代国家的兴起为国家权力进入乡村社会提供了政治驱动,20世纪初期的军阀混战为乡村提供了重塑社会形态的基础,“乡村建设”和共产党的政党下乡提供了文化和认知基础,乡村社会利益诉求提供了党组织嵌入的利益关联,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提供了强大的组织基础。基层党组织的社会生活场景嵌入使党组织获得在基层治理中的强大动员力量;政治嵌入保证了乡村社会治理的方向;对领导干部的管理间接实现了行政嵌入,提供了国家权力进入乡村的制度化通道;先进文化嵌入可以提供乡村发展的知识支持;以人民利益为宗旨的伦理嵌入提供了乡村社会发展的正当性基础。基层党组织嵌入的统合型动员的乡村社会治理具有以下优势:党组织的行政刚性可以保证应对社会剧烈变动所需要的权威核心的稳定;政治、文化和伦理弹性可以满足具体社会治理场景中的微观需要,衔接地方的中观治理行动,并形成与国家宏观治理行动的协调。

  【关 键 词】基层党组织;乡村社会治理;嵌入
  【作者简介】毛高杰(1977— ),男,河南牧业经济学院副教授、法学博士,研究方向为法社会学、法哲学。
  【基金项目】2020年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暨优秀博士论文项目“乡村振兴语境下的乡村纠纷解决问题研究”(项目编号:20FFXB015);2020年河南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项目“网络信息生态的软法治理机制研究”(项目编号:2020BFX0112)

  【中图分类号】C93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2606(2021)20-0106-04

 

  一、问题的提出

  新时代的乡村社会治理,是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内容,也是在党的领导下实现善治目标的一个子系统。中国乡村社会治理经历了20世纪初期开始的一系列现代化变迁,在社会结构、文化观念、伦理道德等方面形成了系统的重塑,当前的乡村社会秩序正是这一系列社会变迁的结果。在这一过程中,中国乡村社会治理既有与晚清以前截然不同的文化、技术、思想、组织等要素,也具有较为稳定的乡村与特定空间和文化相联系的结构。自20世纪初期开始,以现代政党为领导核心的现代民族国家的各种运动,塑造了传统中国乡村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的重要形态。中国共产党通过基层党组织的动员和领导,多维度嵌入乡村社会各个领域,在乡村社会秩序的具体治理情景和国家的宏观目标之间建立良好的制度化传导机制,为中国乡村社会治理现代化提供制度化的社会结构。
  二、基层党组织嵌入乡村社会治理的基础
  党组织在乡村社会中的嵌入与乡村社会在20世纪所面临的几个巨大社会变迁密切相关,正是这些变迁给党组织嵌入乡村社会治理提供了社会基础。
  1.现代国家的兴起为国家权力进入乡村社会提供了政治驱动。现代国家通过官僚体制形成对社会各个领域的广泛控制,以市场经济为核心的城市发展模式实现了对人才和资源的汲取,以城市生活和管理为基础的现代法治模式取代了传统的以乡村秩序为基础的帝国治理模式。一是现代国家观念为权力下乡提供了政治和思想上的依据。一个完整的现代国家需要对主权范围内的所有社会秩序具有完整的控制权,所有的管理行为都需要纳入以国家权力来源为基础的法理体系内。建立在传统基础上的双轨治理机制必然要改变,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