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杂志

2022年第4期
欢迎订购
邮发代号 36-104
图书邮购
邮购热线:0371-63937245
2021年1月下期

“元治理”理论视域下的乡村治理精细化——基于湖北省荆州市S村的调查分析/赵发顺   

来源:领导科学网,领导科学杂志社唯一网站 作者:赵发顺    日期:2021-03-01 10:10:48
并兼任村网格信息员。在坐(值)班制方面,在工作日,所有村干部原则上均需要到村党员群众服务中心上班,上下班时间与政府工作人员一致,确有特殊情况不能上班的,需向村党总支书记请假。此外,在村党员群众服务中心醒目位置挂有村干部去向牌,标明每名村干部处于办公、开会、下队和请假何种状态。同时,村党总支书记需要每日在荆州市干部实绩考核系统中记载工作实绩,村干部需要每日填写纸质版工作日志。在工作日和节假日,都会确定一名村干部在党员群众服务中心全天值班,并在醒目位置张贴村干部值班表,标明每日值班人员及联系电话,方便群众办事。在绩效考核方面,目前针对村干部的绩效考核主要是自上而下的政府工作考核和村民代表民主评议两类。就自上而下的政府工作考核而言,主要是对村干部日常工作和规定任务完成情况进行考核,主要采取量化赋分和实地走访相结合的方式进行。村民代表民主评议则是由村民代表对村干部的履职尽责情况、服务情况和事业心等方面进行民主评议,评议分为优秀、称职、基本称职和不称职四个等级,每个等级赋予不同的分值,每半年开展一次民主评议。综合两类考核情况,乡镇会对各村进行排名并公示,对年度考核优秀的村庄和个人进行奖励。在问责方面,对于村干部而言,主要是镇党委、镇政府约谈某些工作落后、在上级巡察检查中出现较大问题的村的党组织书记和相关村干部,并根据绩效考核情况扣除部分奖励资金。
  2.日常工作文牍化。2006年国家完全取消农业税后,乡村政治及权力性质发生了一些变化,村级组织的工作内容也相应发生转变,原有的税费收取工作逐渐退出或削弱,取而代之的是村务规范化管理、各项惠民政策的宣传与落实等原来的软指标任务,并逐渐成为中心工作,出现了软指标的硬指标化。与之相应,村干部忙于制作各类报表、记录工作情况和整理档案,日常工作呈现出文牍化的特征,另外,目前乡村社会公共产品的项目制供给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这一趋势。公共产品的项目制供给相比于以往以村级组织为主体的公共产品供给,具有规范化、程序性、专业化、技术性的特点,这就要求在项目实施前、中、后三个阶段,收集整理资料台账作为支撑与佐证。此外,上级对下达的各种工作任务、政治活动的检查、考核和验收也会落实到纸质材料上。村干部日常工作的文牍化就需要村干部像乡镇干部一样做很多行政性和事务性工作,遇有重要工作任务时,村干部加班就成为常态。此外,在日常工作中,上级政府时常将村干部当乡镇干部来使用,如S村负责精准扶贫工作的干部,经常被乡镇抽调参加镇际交叉检查、录入数据和整理资料等工作。村干部日常工作文牍化虽然对工作规范化开展和村务精细化管理具有重要意义,但也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耽误其他工作的开展,加重了村干部负担。
  3.机关企事业单位党员干部常态化下沉社区(村)服务群众。按照上级的工作要求,S村所在镇在职党员干部要到下沉村报到,认领并完成服务群众事项,履行常态化服务职责。对于在职党员干部到下沉村报到程序、主要职责、考核要求等都有详细规定。党员干部常态化下沉社区(村)服务群众是推动治理资源和力量下沉、补齐治理短板的有效途径,是全面提升党建引领村级治理能力、推进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方式,也是对镇领导包村制度的优化和加强。在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