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杂志

2021年10月下期
欢迎订购
邮发代号 36-104
图书邮购
邮购热线:0371-63937245
领导前沿

“21世纪马克思主义”引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新前程/李庚香

来源:领导科学 作者:李庚香 日期:2021-01-01 16:12:53
势的变化都会深刻地影响国内的发展和稳定,这就是“蝴蝶效应”。作为引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行动指南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不仅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必然也是面向世界的“21世纪马克思主义”。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围绕我国和世界发展面临的重大问题,关注人类命运,积极面对21世纪的世界性问题——“世界怎么了、我们怎么办”,并做出了符合理论逻辑、取得显著实践成效、受到国内外广泛认同的中国回应,提出了诸多体现中国立场、中国智慧、中国价值的理念、主张、方案;面对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体系变革,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发展、完善和实践“21世纪马克思主义”,不断增强“21世纪马克思主义”的国际话语权,为破解当今世界所面临的发展赤字、和平赤字、信任赤字、治理赤字等严峻问题提供理论指引。
  (一)“21世纪马克思主义”要增强历史担当、不失历史机遇,在“历史的终结”之后为人类进步新征程指引方向
  1998年日裔美籍学者弗兰西斯•福山出版了《历史的终结和最后的人》一书,全面论述了20世纪下半期人类在科技迅猛发展的条件下,社会意识形态、道德伦理观念以及文明演进模式等发生的相应变化,从黑格尔哲学出发,重新提出并阐释了“历史的终结”的社会科学概念。福山以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冷战结束为背景,抛出了所谓的“历史终结论”,即“共产主义失败论”,认为历史的发展只有一条路——西方的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在他看来,人类社会的发展史,就是一部“以自由民主制度为方向的人类普遍史”。自由民主制度是“人类意识形态发展的终点”和“人类最后一种统治形式”,从此之后,构成历史的最基本的原则和制度就不再进步了。当然,福山撰写《历史的终结和最后的人》是带着强烈的历史意识和问题意识去思考的,在1989—1992年间东欧剧变、社会主义阵营解体、资本主义席卷全球似乎要一统天下的历史背景下,从长远的历史视野出发,福山既充满乐观,又深感忧虑。他在《历史的终结和最后的人》一书的代序中,把自己思考的问题表露无遗:自由民主制度作为一个政体在全世界涌现的合法性何在?它为什么会战胜其他与之相竞争的各种意识形态,如世袭的君主制、法西斯主义以及近代的共产主义?20世纪既然结束,现在再来谈论一个连续的朝着更多人有更大的自由民主制度这一方向不断发展的人类历史,对我们来说是否还有必要?20世纪最后20年间强权政府在从拉丁美洲到东欧、从苏联到中东和亚洲的广大空间里大面积塌方,但自由民主制度却始终作为唯一一个被不懈追求的政治理想,在全球各个地区和各种文化中得到广泛传播,与20世纪前50年中左翼和右翼的专制统治的不断发展的可怕历史形成强烈的对比,这是历史的必然还是仅仅出于好运的偶发事件?人类究竟是否存在着一种“世界普遍史”?为什么我们需要提出“世界普遍史”的可能性?现代自然科学的逻辑性是否可以解释为什么所有正在进行经济现代化建设的国家肯定会越来越相似,所有人类,不论其历史渊源或文化传统,都必然走上一条不可逆转的同质化道路?历史终结的可能性是否包括有没有一种可以取代当今世界处处可见的自由民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