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杂志

2022年第8期
欢迎订购
邮发代号 36-104
图书邮购
邮购热线:0371-63937245
2021年4月下期

“区块链+政府审计” 对技术官僚智能化腐败的治理研究/陈 怡

来源:领导科学网,领导科学杂志社唯一网站 作者:陈 怡 日期:2021-05-26 16:06:43
  【摘  要】技术官僚借助数字技术实施的智能化腐败具有很强的隐蔽性,这对审计与监督提出了挑战。“区块链+政府审计”的模式有效打破了这一困境。“区块链+政府审计”的显性特征、多元协同、追溯机制与技术官僚智能化腐败治理的隐性揭示、合作需求、精准问责之间均具有很强的耦合性。基于智能合约的腐败治理数字化平台是“区块链+政府审计”模式运行的基础,因此,要积极实施数据库、软硬件、审计分析层、审计可视层、审计应用层建设,为政府审计优化奠定良好基础。此外,为进一步优化技术与制度协同,还要不断完善“区块链+政府审计”的资源与权力保障机制、腐败事前预警机制、腐败协同惩处机制、腐败治理反馈机制,真正提升政府审计的监督效用。
  【关 键 词】区块链;政府审计;技术官僚;智能化腐败;腐败治理
  【作者简介】陈怡(1982— ),女,南京审计大学纪委办公室副主任、监察办公室副主任、助理研究员,研究方向为思想政治教育、廉政教育。
  【基金项目】2020年度江苏高校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思政专项课题“廉政文化融入高校思想政治教育的路径研究”(课题编号:2020SJB0129)

  【中图分类号】C933;D630.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2606(2021)08-0025-04

 

  一、技术官僚与智能化腐败

  技术官僚的概念源于西方盛行的技术官僚型治理,该治理模式并不关注问题产生的原因是什么,而是聚焦于解决问题的技术,是一种典型的技术理性。该理念的初衷是通过一种中立的手段——数字技术来解决公共问题,以不断追求更好的问题解决方案。技术官僚型治理是西方行政官僚制的新形式,即传统官僚制吸纳大量的技术人才,借力数字技术破解治理难题。但是,这种模式具有很大的弊端。一方面,技术虽然是中立的,但技术官僚是有所偏向的,这也就使其失去了制度设计的初衷;另一方面,借助技术官僚进行治理是对社会成员参与政治的一种排斥,是精英主义的表现,不利于多元共治。
  随着互联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在公共部门中的应用程度与应用水平的不断提升,我国行政系统中的技术官僚呈现不断增长趋势。但我国的技术官僚与西方的技术官僚存在着本质区别。西方的技术官僚在政治体系中担任着决策者的角色,其总是与大财团、大企业相联系,是资本主义的代言人;我国的技术官僚也就是技术类公务员,他们是为人民服务的,是政府借助现代数字技术提升公共服务水平与国家治理水平的重要执行者。
  在我国,技术官僚属于公务员的一部分,这也就意味着技术官僚是公共权力与数字技术对接的关键,技术官僚的道德素养、能力水平、法治意识直接影响着数字技术提高权力势能或者异化权力行使。现实中,一些技术官僚并未履行其服务人民、服务国家的职责,而是利用手中的技术和权力进行贪污腐败,严重影响了党和国家的形象。技术官僚腐败与一般公务员腐败具有显著区别,即其腐败手段智能化。技术官僚以技术优势作为资本,利用或者制造系统漏洞,实现自我利益最大化的目标。根据已经被曝光的案例,有的技术官僚利用软件漏洞篡改收费数据,将多收的财款归为己有;有的技术官僚修改程序代码,将本应用于公共服务的资金留为己用;有的技术官僚利用考务审核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