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杂志

2018年9月中期
欢迎订购
邮发代号 36-104
图书邮购
邮购热线:0371-63939171
2017年2月中期

2017年2月(中)学术推介

来源:领导科学网,领导科学杂志社唯一网站 作者:领导科学 日期:2017-03-16 11:15:33
  薛泽林在《雁阵控制模式:应对网络社会复杂社会问题之结构》一文中指出,在建构主义国家语境下,应对复杂社会问题的社会治理方案应是跨部门协同的雁阵控制结构。在这个网络结构中,政治中心作为跨部门协同的政治倡议者,负责协调各个主体之间的关系,并依据参与者的回馈不断修订政策;执行机构作为政策的执行主体,负责在技术机构的指导之下,与行动主体一道完成任务;技术机构作为政策的咨询机构,负责依据实际情况提出有针对性的决策建议;监督机构则负责在政治中心的授权下,对整个网络结构进行监督回馈。在社会治理跨部门协同雁阵控制模式中,由不同复杂社会问题而致的模式中各个主体的相对职能和地位也不断发生变化,这种流变性既是组织柔韧性的重要体现,也是组织有效性的重要保障。网络社会背景下应对复杂社会问题的雁阵控制模式需要以问题为导向,针对不同问题建立有针对性的治理结构柔性网络,建立适合我国实际的跨部门协同的刚柔并济机制。在专业分工基础之上的相互合作是跨部门协同雁阵控制模式中各主体相互关系的基本特征。针对复杂簇状社会问题而形成的多重跨部门协同雁阵控制网络,可以通过执行机构、技术机构和监督机构等次中心组织,分别凝聚起不同的组织和个人,将因网络社会冲击和单位制解构而造成的碎片化的社会结构重新整合,建构我国社会治理的可控社会共同体。这既是雁阵控制模式结构机理的重要特性,也是推进治理效能提升、防控社会风险的重要方式。
  朱卫卿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社区协同治理的行动逻辑》一文中分析认为,要提升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水平和执政能力,并且确保中国共产党在社区协同治理中的话语权和主导权,努力使社区协同治理成为一种新常态,必须从三个路径来实现。其一,政治认同是党领导和推进社区协同治理行动的逻辑起点。只有获得社区居民等其他治理主体心理和情感上的支持,并在政治共识和价值认同上达成一致,社区协同治理才能成为一种可能。要夯实党的组织基础,改变过去社区内各类党组织互不往来、自行其是的格局。要扩大党的政治基础,全面落实党密切联系群众的工作方法。要加强对社区党员的管理与教育,切实抓好党内生活制度的建立完善和落实提升社区党组织工作科学化、制度化、规范化水平。其二,主体协同是党领导和推进社区协同治理行动的关键因素。要动员组织多元主体参与社区治理,把党的领导和制度规约结合起来,充分释放社区自主治理的潜能,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要拓展多元主体参与治理的渠道,协调与其他社会组织的良好关系。按照“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的逻辑深化社区治理体制改革,发挥党组织在划分社区权力边界、规范各治理主体权利行为、调节社区各类利益关系、化解社区矛盾纠纷中的决定性作用。其三,制度保障是党领导和推进社区协同治理行动的中心环节。强化多元治理主体的主动性与协同性,保证协同治理的各个主体能有公平的权利与机会,遵守公平的规则。要加强社区党组织民主机制建设,搭建社区公共事务协商平台,吸纳多元主体参与社区协商。
  朱叶楠在《墨子的组织管理思想及其得失》一文中对墨子兼爱、尚同、尚贤的组织管理思想的历史智慧与当代价值进行了分析。在管理中体现兼爱,首先是视人若己,这与现代术语同理心有极大的相通性。这种柔
[1][2]